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沼泽章鱼-焰火六月到南浔/原创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230 次

拍摄/文编:鸥鹭(风景画意拍摄)

授权转发:润物无声杨红侠

黛瓦粉墙吴语软,小桥流水柳烟幽。

南浔,不负所望,是期盼中水乡安静的姿态。

南浔古镇景区北面也叫浔北,古修建群最为壮丽,根本没有商业的滋味,天然调和,最适合拍风景画。特别是在清晨五六点,洒着沥沥小雨加上柔软的光线,会给你带来中国风的风景照……

一场江南烟雨,一段唯美邂逅,那些是黛色霜青的年月,最美了谁的年月,那烟雨深处的情怀,又是触动了谁的心房。一杯清茶,一场盛世烟雨,一个人,一段烟雨里的约好,韶光深处淡淡的凝眸,把年月轻叹。

江南的烟雨,雨丝轻柔,烟雾弥漫,模糊间似少女的面纱,几何深邃,几何奥秘。撑一叶扁舟,渡一方云水,执笔的痴念,浸透的情思,将千年的等候勾勒。吟一阙烟雨江南,沐一程唐风宋雨,曲韵悠长,倾诉千年不变的云水情绵。

多情的江南,滋润在秋凉的雨中,暮色四合,天空泼墨一般阴霾重重,心沁染了秋露,湿凉凉的,凝眸处,朦模糊胧。

江南的房子总是双层的小楼,我在一座石桥下船,逐渐踱上桥时,江南的风光也逐渐展露在我眼前,登上桥顶,便能看到江南的河道,两岸坐落着许些房子,望曩昔是青白的交相辉映,如同一向延伸到天边,巨大的杨柳遮住阳光,倒映在水中的影子,朦模糊胧的恰似梦。

那是条往常而又美丽的小河,河水清澈见底,静静的流着,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点点星光,她日夜流趟,逐渐消失在山的转弯处。站在高处看,它就像一条美丽的带子飘绕在山间 小河恬美,四季如此。

在快要下大雨的时分,天空乌云密布,小河似乎也发怒了一般,像是要跟老天比凹凸,水面上不住地掀起波涛,乃至想把小舟给掀翻,外出的小舟纷繁泊岸,而水面上一会儿便击起了很多的水花。

看着眼前的水墨长卷,临风而立,薄如蝉翼的思绪飘飘缈缈,只随那空蒙迷幻的雾蔼漫舞天边,模糊间,一时忘了满满心愁从何时起,又将去向何方。

看云卷云舒,任情愫延伸。或在有雨的日子,读一首长诗,写盈盈小字,看着那细雨丝丝缕缕,从早到晚滴答不完,纠缠不尽,絮语不行,便伴着细雨,听着舒缓的音乐,任其柔柔地漫过耳畔,心极为安静,舒适。

江南烟雨,弱水空濛,几穗汀兰摇曳身姿,重重交叠地墨色云朵,恰似宣纸上联袂怒放的鲜艳水仙,却带着微不行察的惆怅。空气中氤氲的水汽萦绕着波光涟漪中的轻舟,点缀着丝丝梦的迷离。

韶光若水,心在一念间。从前,在每一个途经的日子里,在一眸清凉中,守着心里的山水,沙湖水中的芦苇荡是游人最美丽的梦。在很多次的光影中,我早已将这画面深入在回想里。

现在,互相间的间隔不过一手之遥,“苇丛如绿屏,点在水中心。宛如山水画,请君入梦来。”这便是沙湖的芦苇荡,是许多人神往的芦苇荡,也是大话西游中紫霞仙子泛舟划过的芦苇荡。天水一色,不染纤尘。这沼泽章鱼-焰火六月到南浔/原创儿不是江南的水乡,却是多情人梦里的天堂。

梦,初醒黄粱,泪,沼泽章鱼-焰火六月到南浔/原创沾湿霓裳。霓裳轻荡云楼凉,久不归复鬓如霜。草青雪落季又长,难孰郎积德行善牌坊。山水流复盛为唐,湖心轻波叶荷香。莺歌诗文传盛唐,未记沼泽章鱼-焰火六月到南浔/原创薄命锦衣郎。怜惜闺妇化霓裳,叶舟满载重思量。江南烟雨,江南望。似沼泽章鱼-焰火六月到南浔/原创水流年,悲霓裳。

墨入前尘,断桥情,西湖雨,油纸伞,湿回想。落音前尘,淡水青烟,山穷水尽处,素颜落泪,书生悲催,一杯黄酒,隔世不了情。身入江南烟雨路,梦里思魂无处诉,觉悟惆怅此生误,分明激荡流动过的爱,怎会有躲不开的损伤,流着泪的恋,流着泪的脸,流着泪的眼,狠的心,断的情,为何互相还会有等待?

天下着毛毛细雨,让整个江南蒙上了水汽,也为江南增添了迷蒙与奥秘。夹杂着雨滴,我踏进了頔塘故道的南浔,这些融汇了古代水乡的修建,是江南与世无争,新鲜浓艳很爱很爱你的最好代表,它没有故宫的霸气,它是在外漂泊久沼泽章鱼-焰火六月到南浔/原创了的人,最温暖的家,浓艳而又小巧,亭台楼阁,园林的美,是江南最好的诠释。

恰同学年少,芳华正茂。江南烟雨,门生争春,相偕花开,一红一白,比美斗艳。着一袭白衣立花海,吟一曲长笛醉春烟,抖落一地桃花雨。看漫天飞红片片,你在丛中舞。春风送暖,抹绿邂逅,菲薄的文字织成爱慕的情网,把你,将我,困在网中心。流水脉脉,鸿雁一再。留园小径斜,东山枫叶红。三世的情缘,只为一朝和你相遇。

露冷,故人安在,烟水两苍茫,海阔山遥,孰知何处是潇湘?叹多情自古空余恨,陌上飞花的尘烟,江南烟雨止境,一剪素衣罗裙,一眼柔情跟随,终究仍是与你擦肩而过,京城月上浮云散,渺无踪。

舞尽唐风宋雨的叹气感染汉赋元曲的雅韵,笺墨无声无息,于幽静的夜空,芳香袅袅。一纸素笺,承载心底的沉香,在等候中,瘦弱成一首旧词,轻吟着断章的诗歌。寂寥的暗夜,以千古不变的温顺,为你绽放着四月里的芳香。道不完的晓风残月,枯藤老树,多少画中有诗的淡墨香笺,都被柔柔的铺展开来,淡淡的飘落于夜风中。单独凝坐,望穿几世红尘次序,只为交换你从悠远的腾冲踏着花瓣走来,挥洒着彩色的水袖,翩跃着紫色的舞姿,我于古韵动听的江南烟雨里与你相约,编织了一帘幽梦,凄美了唐诗宋词里的灼灼佳句,舞尽了生生世世的温顺。

或许是因为冷漠了一季,雨滴滑落了整个旱季。一支陈旧的采莲歌在雨幕中静静的飘扬,那很淡淡的神韵,将多少过客引渡到枫桥渔火的渡边上,轻嗅一丝丝新鲜的藕花香,忘了忧虑,忘了怀念,听松声如涛,于竹上月光的波涛中把芳华趋往扁舟上漂泊。轻叹江南烟雨的诱人,在雨幕背面却是那么的感伤。

江南终是多雨之地,每到旱季,淅淅沥沥的水滴定然按期而至。窄窄的石板路上行人步履仓促,清一色的油纸伞隔开了水幕。我又看见了那个少年娟秀的眉眼,他站在屋檐下望天,琥珀色的眸子里尽是说不清的烦恼,似乎周身都被笼上了一层雾霭,逐渐的就可以溶进那毛毛的雨天。

回想是一种难舍的情!回想着你的每一个目光,回想起你的每一个浅笑,新鲜而又迷离。我却在这迷蒙的回想总找回关于你我的瞬间!不想让这种温存,在这江南的旱季而飘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