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

海外新闻 时间: 浏览:306 次

嘉庆八年(1803年)闰二月二十日,嘉庆帝东巡回京,由神武门进入皇宫。就在御辇将进顺贞门之际,一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个名叫陈德的刺客直奔嘉庆而去,登时引起巨大慌张。

​胆敢在皇宫中行刺圣上,真是惊天大案。陈德被拿下后,刑部、都察院、大理寺及九卿敏捷翻开会审,陈德的两个儿子也被抓来。然后酷刑之下陈德父子什么重要的口供也没留下,终究只能草草了事,将其凌迟处死。

但是陈德身后,这件大案却仍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界。朝野遍及谈论,像这样一个打杂糊口者,居然去刺杀皇上,背面必定有人指派。一个月后,公然有人告发:兴德保父子与陈德谋逆相关,是其同伙。

一份匿名揭帖引宣布的轰动

嘉庆八年三月二十日早上,通政使司参议诚存预备出门上班,当他走到自己的马车棚边时,发现地上有一封函件。他赶忙翻开检查,见里边有呈词一份,还夹着一张红纸条,函件署名人为佐领富明阿,信中主要内容为:“笔帖式兴德保父子曾与逆犯陈德素有来往,现在尚有陈德伙党在外勾通情事”。

事体严重,诚存不敢有一点点松懈,立刻便向嘉庆帝报告:

“奴才因事关严重,言语非轻,不知实有其事,或有挟私妄告等情,奴才不敢隐秘,将原折恭呈御览。”

​奏折尽管简略,却也是说到了要点。诚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,以为这份告发信可能是“挟私妄告”。嘉庆帝看到这封信后,也觉得不太靠谱。但假的也要征服女领导澄清来龙去脉,他当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即下旨,令步军统领衙门彻查。

要想澄清告发的内容是否事实也不难,只要将写信之人富明阿传来闻讯便知。步军统领禄康敏捷核对,却发现底子没有此人。且将署名告发信丢在诚存家的马车棚内也与常理不合。所以,这封信被定性为匿名揭帖,即匿名告发信。

关于匿名告发信的处理,清代是有明文规定的,按《大清律》:“凡投帖藏匿名字告言人罪者,虽实亦属重典,见者即使焚毁,无须处理。”此信虽属匿名,然触及的却是刚刚发作的行刺圣上的大案,因而不能坐视不理。

告发人无从查知,但被告发的却是实有其人。兴德保,满洲正蓝旗,时任户部颜料库笔帖式。步军统领很快将他从家中擒获,由军机大臣连夜突击详细询问。但是兴德保一头雾水,依据他的告知,许多状况与匿名揭帖中的说到的彻底不符。

​再者,从兴德保家抄出的书本函件也被逐个查验,成果也是毫无发现。禄康是办案内行,这时现已意识到兴德保是被委屈的。但所涉事大,他仍是请旨将他解任,与其子一道交刑部严审。

兴德保有三个儿子,除老二哑巴外,两个儿子均被擒获。老三刚安为候补笔帖式,也宣称必是有人栽赃。他还供给了一个头绪:二月他曾将不服管制的家人苏徽州呈送提督衙门,并转送刑部大牢看押,苏家家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族邢顺前来求情,没有容许。由此估测,可能是苏家有意栽赃。

禄康立刻令人将邢顺查拿到案,详细询问一番,但成果也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是与本案无任何相关,立刻也就释放了。兴德保的大儿子刚亮为正蓝旗领催,已分居另住,他也被擒获问话,他倾诉:“素常并不认得陈德,实没有为匪不法之事”。

案情发展上报嘉庆帝后,嘉庆帝也以为兴德保没有参加谋逆,命令不用将其解任,也不许用刑,不得收监。经重复检查,兴德保父子确系为诬害。这时,匿名揭帖一案转为了清查写信之人,并要求兴德保父子回想还有哪些对头,以逐个查实。

实在案情浮出水面

兴德保父子为人本分,苦思冥想将素日里素有过节之人逐个详加回想,却没有发现有何对头。老三刚安遽然想起他的堂兄刚柱之子兆昌素行不端,曾屡次加以责怪,也许是他“怀恨在心,伪造坑害,亦未可定。”

刑部立刻将兆昌缉拿到案,命他先写经历等项。从笔记上看,与匿名揭帖多有相似之处。而未等详细询问,兆昌便开端申辩不是自己,更显得可疑。嘉庆帝闻知后,将兆昌列为严重嫌疑人,并将其革去顶戴,以便详细询问。

这个兆昌本便是个花花公子,刑部大堂还未用刑,仅仅派人日夜突击轮番详细询问,威逼利诱,他就顶不住了。心思防地很快溃散,终究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供认匿名揭帖为他所写,意图便是想栽赃兴德保父子。

本来是自己的家庭对立,其实也非大事,兆昌却因怨恨叔祖父,竟想出诬害谋反的狠招。这阐明兆昌不仅是行为不端,并且是毒辣阴狠。

​大案至此根本尘埃落定,嘉庆帝再次宣布谕旨,阐明对这次匿名揭帖清查清楚的必要性:

“现已将投递匿名揭帖之首犯兆昌讯出确情,实系挟仇诬害。此等匿名指控重情之案,朕所以以审办者,正恐讦告之风不止,必至累及无辜,是以必欲将指控之人究出惩治。”

四月初七,此案审结,首席军机大臣庆桂等递上奏折提出主张,引证《大清律》,该将兆昌定为绞监候。但此案因事涉严重,董诰、刘权之、戴衢亨等多位中枢重臣及刑部、都察院堂官都参加了审案,加上侦破阶段的步军统领衙门,可谓是劳师动众。

一封因家庭胶葛引发的匿名揭帖,三字经-嘉庆朝发作的“匿名揭帖”大案,最终是怎么审结定案的?居然消耗了如此巨大的行政资源,并让当朝皇帝屡次降谕督办。因而,庆桂等人以为应将兆昌当即正法。这个提议入情入理,便是杀了兆昌他也没有话说。

​不过,嘉庆帝仍是法外开恩,给了一个永久在监枷号的处分。“枷号”是清代的惩罚之一,一般用于窃案、犯奸等罪,如果是官员枷号,那么明显带有必定的侮辱性。枷号以硬木制成,重二十五斤。一般枷号都是一到三月,即使如此也是苦不堪言。兆昌被判为永久枷号,纵然是能活下来也是生不如死。